如果金鱼会唱歌

将厌离

江宗主完成了一天的宗内事务,正准备停下来看看莲花开的怎么样了,于是往池塘望去,只看见含苞待放的睡莲坠在宽大的莲叶上,不知不觉,夏天已经悄然而至,莲花坞的房子都翻新了,看起来似乎比以前更华丽,更大气,可是到底少了些什么呢……以前的夏天是如何的呢?

可能,不记得了?

怎么会,我怎么会,忘了他,忘了他们呢……



















印象里还是那个人,熟悉的声音,贯穿脑海:

“......和阿羡过来喝莲藕排骨汤了!”

江澄:“.....是?有人在喊我吗?”

朝着放出声音的地方望去,江澄努力的想看清看个身影,但似乎靠的越近,视野却越迷糊.....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自己似乎已经脱离了这里……








.......








江家门生:“江宗主?江宗主!你醒了?!太好了,您都晕到晚上了!”

江澄:“吵什么吵.....不用管我,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













看着绣有九瓣莲图案的旗子,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向了父母的灵牌钱,重重的跪了下来,低声说道:“












你们知道吗?江家,我重建好了,金凌,我也养大了,你们知道,他很像娘,但是啊.....他再也见不到了呢……他姓金,昧着良心说,他爹也是个好人,可是为什么,是从什么时候,变了呢?父亲!您可真是收养了个好“儿子”啊.....如今他也不在了,不在了啊……江家只有我了啊……对!人们说的对!我是疯了!那又如何!!我江澄!在乎吗!!在乎吗??!”


说完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外面似乎下起了小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旁人的眼里一闪而过,只留下一条短短的痕迹,在雨天的映染下,也丝毫不留痕迹……
















........
















似乎,有做梦了……

那一抹眨眼的红色的发带,再次飘过了眼前,江澄,似乎想伸手抓住,却落了空.....



























小魏无羡:“江澄!江澄,快过来!走了大夏天的,偷莲蓬去了!!”说完露出了那个,耀眼的笑容

小江澄:“出去别说你是江家的!丢人!!

小魏无羡“哼!说的跟偷来的莲蓬!你没吃过一样!”

虞夫人:“魏!无!羡!身为大弟子!还带头作乱!给我跪着,挨罚!!”

小魏无羡:“别呀,虞夫人有话好好说嘛!”

虞夫人:“魏无羡!你敢给我跑!有你好看的!”

小魏无羡:“(傻子才会不跑)不了,突然想起还有功没练,虞夫人我先去了啊!”

虞夫人:“臭小子!别让我逮到你!”

“好了,阿娘,别生气了,来吃个西瓜消消暑,阿羡,也别闹了,大热天的,来吃个西瓜吧……还有.....也过来吃一块,解暑”


......


江澄:“这个影子?这么眼熟呢?”跟在后面的江澄,听着清心铃的响声,陷入了沉思,她....到底在叫谁呢……

突然,像是做了一个春秋大梦般的江澄,猛然,落下了眼泪,

是啊,那么熟悉,那么喜爱,怎么会忘了呢……









........








叮当,叮当,紫色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那

个模糊的背影,那个清晰的名字仿佛一瞬间迸发了出来,清秀的人儿,猛然回头,看到的还是那张16年前的脸,伴随着温柔的声音,轻轻唤道:“























“阿澄?”









生日贺文

啊啊啊啊啊羡羡生日快乐呀 !!!

————————————————————

江澄:“唉,给你的,不要算了……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给你!才不是因为,喜欢你!”(扭头)


蓝忘机:“你过生日,我愿意吧全世界都送给你.....”


师姐:“羡羡又大了一岁啊,今年几岁?答对啦!羡羡,四岁啦!”


蓝大:“无羡生日快乐啊,江澄,他有点傲娇(bushi)害羞,所以,我替他说了,唉?晚吟,别走啊……”


虞夫人:“哼!功都没有练好!过什么生日!”

 

枫眠:“好啦,夫人,孩子过生让他们高兴点,无羡生日快乐啊!”


薛洋:“前辈,既然过生,大方一点吧!把你的手搞给我几本吧!啊哈哈哈哈!”


晓星尘:“师侄,不要听他瞎说,给我没什么好送的这罐糖就当作生日礼物吧……”

(薛洋:“道长!我的糖!不许送!嗷嗷嗷!”)


聂导:“魏兄生日快乐哈!要不我送你几本春宫~”

羡羡:“我可谢谢您嘞!”


真香姐夫:“hhhhhh无,无羡,快快....快乐啊……能把刀放下了吗hhhhh??”


往昔2【曦澄】

好了,先码甜的,后面一定会码刀的ᕕ(ᐛ)ᕗ哎对了我们重新给它起个名字吧,我觉的这个名字不深沉,嗯你们想吧

—————————————————————

江澄:“.......好了,蓝涣.....事处理完了吗?”

...........(ー△ー;)

蓝大:“额.....晚吟无羡问你狼可以吗?”

江澄:“蓝宗主,你说呢?快给我滚过来!你和我一起去云深一趟,我倒是要看看,魏无羡那家伙脑袋里都是些什么东西!”

说着,我们亲爱的江宗主已经甩着紫电冲出了莲花坞的大门。

蓝大:“魏公子,我好像又搞砸了呢……”^-_-^

羡羡:“诶?师妹你怎么来了?”

江澄:“魏无羡,你到跟我好好说说狗和狼有什么相同点!”

羡羡:“........都有毛?都会叫?”

江澄:“魏无羡你是猪吗!!给我滚过来,我要打断你的腿,今天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羡羡:“傻吧你,师妹!不跑我是狗!”

魏无羡,一溜烟的就跑没了,可见这门躲江澄的技术是有一定的水平的。江澄正想追过去,突然被背后的一双手拉住了,心跳漏了一拍,但也就还有一刻,便又恢复了原样,只见蓝涣在后面说:“晚吟......别这样,你要是和我成亲了,你就可以做无羡的长辈了不好吗?”´・ᴗ・`

江·恍然大悟·澄:“........有道理,但是狗.....”

蓝大:“不会有问题的,我们可以养在后院呀…”

江澄:“.......再等等”

“可.......”蓝大还没说完就被江澄打断了

江澄:“别说了,先这样,我回去了……”

只留下蓝涣一个人在残霞下站着,影子在云深的小道上,拉得很远,仿佛在警示着人们什么........江澄也丝毫不愿腾出时间来看,再等等.....再等等.....马上就可以了,马上.....就可以见到你们了,马上就要站在阳光下的资格了……现在,要警戒没有时间想什么别的事,记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不能陷进去啊……不能啊……

羡羡:“总觉的,师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呢…”

忘机:“错觉....”

羡羡:“不会的,不会错的,总觉的要发生什么了……”

忘机:“没关系,天塌了,我来顶”

羡羡:“mua~蓝二哥哥最好了,可能最近太闲了,都有幻觉了!”

忘机:“嗯,睡觉。”

  好像是约定好的一样,江澄,在那个时间,又惊醒了,梦里的情景还是红的,鲜红色的,不得不说,江宗主很讨厌红色,但红色毕竟是每个人的向往吧,谁不希望自己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白头偕老,可他江澄不行,他没有爹娘,没有朋友甚至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不配拥有.......渐渐的红色对他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吧……毕竟,(爹娘死的时候,血流成河,阿姐死的之前也穿过红色啊……,支撑他活下去的可能只有,变强大吧……

第二天早上蓝宗主来到了江澄的房门口:“晚吟?晚吟你在吗?”

一见没人,就他了进来,看着江澄生活过的地方不禁淡淡的一笑,突然他感觉到地板上有松动,就用力踩了踩地板,突然,他们出了一条密道,蓝涣一想,事情不对,就神色凝重的准备下去看看......

“谁让你进来的.........”

突然传来了一声低吼,似乎还带着未消的怒气

———————————————————

哎我第一次卡哎

【曦澄】往昔1

      emmmmm之前那个不想码了,就新开一个啦,希望大家喜欢啦,蓝大的ooc是必须的,大概就是,他俩在一起了,但是!澄澄不愿意过门,蓝大靠每天的死缠烂打来感动澄,中间可能还会有一些误会什么烂七八糟的,到时候看心清码吧w反正是甜文w

———————————————————

    自从安定以来,蓝宗主的小日子就很OK,因为太无聊了于是列了个表:今天的行程表:

1.解决晚吟的妯娌问题

2.解决晚吟想在云深不知处养狗,但弟媳不同意的问题

3.帮晚吟分担事物(其实是去调戏晚吟)

蓝宗主表示,表一列果然清楚多了!

云深不知处:蓝大:“无羡,你就不能克服一下你怕狗的问题吗?

羡羡:“大哥,我虽然也很想让师妹过门,但狗这个事情是真的不行啊!(而且还要那么多,唉……男人......有了老公就忘了师哥(ఠ్ఠ ˓̭ ఠ్ఠ))或者你问他,养狼可以吗?这个我同意啊!反正都差不多嘛。”

蓝大:“........可晚吟说了,云深的狗还不够多呀´・ᴗ・`?”

魏·一脸嫌弃·婴:“大哥,你听出来他在说你狗了吗?”(师妹真聪明,竟然连我们也骂了)<(¬_¬<)

蓝大:“???是嘛?”

羡羡:“............(ー△ー;)(我大哥难道不是,超级宇宙无敌腹黑.....呸善良,并且天塌下来了,也能撑起云深的那种大哥级人物吗?啧啧啧.....恋爱真不是个好东西)

莲花坞:

江澄:“怎么蓝大宗主解决完了?就来找我?”

蓝大:“晚吟,见到我不开心吗?你想我吗?反正......我想你了!”

江澄:“才.....才没有!本宗主怎么会想你呢!”(恭喜您获得一只委屈巴巴的蓝宗主)“晚吟....”

江澄:“......想了吧(小声)就一会,只有一会!”

蓝大:“晚吟真乖!看晚吟,我给你带的莲藕排骨汤!”

江澄:“好香啊……谢谢你蓝涣……”说着一股温热的液体淌过脸庞,江澄一伸手,嗯……原来是泪水啊……姐,我好想你啊……好想,好想......姐,我好像又尝到了你做的莲藕排骨汤的味道,还是那样清甜,还是回忆里的那股味道........

看着默默流泪的江澄,蓝涣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抱住了他,贴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没事的,晚吟,你还有我呢……”

江澄:“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有你真好呢蓝涣,谢谢你.......”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有点刀了,emmmmmm我不是故意的,

奈何桥(还是刀子啦)

   日常一个刀子,大家吃得开心啊




——————————————————————

孟婆:“孩子,你在这站这几万年了,到底为了等谁啊?

薛洋:“不知道,也不记得,就像直觉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离开,我要在这等着,等着给他道歉........

孟婆:“不过是些情爱罢了,何必如此执着?”

薛洋:“........我这不是对爱人的等待,他甚至可能不记得我了,可能已经淡忘那一世了.........但我呢.......他就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是我的星辰,是我的梦想啊……”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阿洋:“道长~,又没有菜了呢,你出去买一下吧!”

阿箐:“坏东西!道长眼盲不方便,你还麻烦他!”

阿洋:“他不是天天买嘛。应该很熟了吧!”

阿箐:“那也不能.......”

道长:“好了好了,我出去就是啦……你们两个不许吵架啊”

阿箐/阿洋:“才不会呢!”


道长,你束发的样子真好看……

道长,我笑了,你怎么不笑啊……

道长,回来吧……

道长,我错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求求你回来吧……

道长?道长?道长?



孟婆:“好了,这么多年了,换谁谁还记得?”

薛洋:“反正,我绝不会忘记........”



又过了几年,一个有着满眸星尘的人走过来了

白衣男子:“孟婆,那个人为什么站在那啊?”

孟婆:“等人吧,反正也劝不动,就随它去吧!”

白衣男子:“嗯……那你给他的孟婆汤多加些糖,他看起来很小,应该很爱吃糖吧……就说是一个白衣男子说的,他要是再不入轮回是要魂飞魄散的吧……。”

孟婆:“我都劝不动,何旷你还一个小孩子。”

白衣男子:“相信我,试试吧……”

孟婆:“........”

 



孟婆:“孩子,刚才有个白衣男子,说要你早点过桥。”

薛洋:“......不需要”

孟婆:“还专门给你的汤里多加了些糖、而且那个男还有的眼睛真好看唉……像有星尘一般。”

薛洋猛的一震,给我加了糖?眼睛还像有星尘?

“.........道长?”


走在奈何桥的尾部时,晓星尘回了下头,瞄了一眼薛洋就又转头往前走

晓星尘:“薛洋你果然和几百年前一样,还是那么固执,那么讨厌,那么的爱吃糖.......何苦呢?三生石上刻着的呢,我们注定有缘无分的.......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不值得啊……

 


薛洋:“.......晓星尘?晓星尘?道长?我错了,我错了,你听到了吗!回头看看我啊!晓星尘!晓星尘!求求你,回头看看我吧……




孟婆:“......你还要在这等吗?你的时间不多了……你知道啊吗?”

薛洋:“那又如何?我不在乎”

孟婆:“就多问一句:“值得吗?”

(晓星尘:“......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不值得啊.….)

薛洋:“......值得”




独守义城,八年之余,暮然回首,物已空,人已散....


——————————————————————

我个人认为,魏婴和薛洋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虽然都曾背负杀名,但当魏无羡回来时,所有人都还站在他身后,无声地守护他,而薛洋,只能一人独活,所谓杀性不是天生的而是无回应的绝望中产生的,所以我个人还是满心疼他的

问灵(刀子 慎入)

  噗,我又来了,我发现大家都很爱看刀子啊,那我写下试试




——————————————————————

    

    魏婴,你走了有多久了……呵,已经数不清了呢。我今天又看见你了,你好像还站在船上,还在冲着我笑,还在对我说:“蓝湛!看我!快看我!”可每当我回首望去,你却又总是变成一缕清风飘走,丝毫不留痕迹.




什么含光君,什么逢乱必出,我根本就不在乎!我只是空有一身功夫,我明明连自己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魏婴,我给你存了一屋的天子笑......你有时间一定会来偷喝吧……




每天,都是那重复的三句话:在否?在何方?可归乎?一次又一次的失落,却换不来我的放弃,哪怕只是风吹过琴弦,使琴弦轻轻颤抖一下,我的心也会跟着轻轻的颤抖.......




大家总说,爱一个人是充满爱意的,是幸福的,大部分算是对的,你高兴,伤心,我也跟着高兴痛苦;你失去亲人,我也跟着内疚自责;可自从你走了以后我总觉得,爱一个人是在他拒绝你时,你会痛心;爱一个人是在他受伤时,不会心疼,愤怒;爱一个人是在他走了之后,你会感到肝肠寸断,刻骨铭心.......




兄长总说,忘了吧,放下吧……放下!怎么可能?爱一个人简单,放弃爱一个人却如同去除你身体里的碎骨,不取会痛,若取出,过程便更痛……但这份骨子里的疼痛却还是会警示着我,魏婴已经走了,他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叔父说过:道侣乃,命定之人,心悦之人。心悦你,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改变,但命定.......就不一定了……难道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吗.........




蓝忘机.....蓝忘机.......魏婴这个名字真好啊,或许爹娘是想让我做一个重感情的人吧,可魏婴,你知道吗……我最难忘记的就是你啊……




魏婴你知道吗,蓝苑是个好孩子……他是你的骄傲,我给他取自思追,其实还有别的意思……思君不可追.....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啊……




魏婴你还记得那天我在玄武洞唱的歌吗?不如,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吧……叫....光婴?叫忘无?算了不想了去睡了


魏婴我想好了名字,我昨天好像又梦见你了。还是你亲口告诉我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它:

                 “      忘羡吧……     ”



魏婴,我在大梵山上听见忘羡了!魏婴!是你吗?你.....终于回来找我了……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在放手了……兔子,抹额,天子笑,都给你!魏婴回来吧.......


——————————————————————

我写完了w,小可爱们刀子好吃吗?

【全员】高中老师的那些事4

    e虽然很不想说但请看过的小可爱大家点一下那个小红心吧谢谢,很感谢上一篇喜欢的人

谢谢



————————分界线—————————

 

1

 魏无羡:“蓝湛!蓝湛!我可以和别人出去玩吗?”

蓝湛:“........跟谁?”

魏无羡:“师妹啦!”

蓝湛:“不许”

魏无羡:“师妹不是外人就出去玩玩嘛。”

蓝湛:“.......那你把我当什么人?”

魏无羡:“蓝湛你是生气了吗?你猜?”

蓝湛:“魏婴!”

魏无羡:“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说着靠近蓝湛,贴着他的耳朵说:“家里人。”





2

我们来看看各个小可爱的成绩单:


学科        数学  英语   语文   物理   化学   历史   政治

蓝思追    150    150    115     0    98      50      50

金凌        140    140    102    100    100    50      48

蓝景仪    143    148     111     98     100     48      50

聂怀桑    140     130     120   100    94      50       50

(一问三不知大佬就是和语文沾边的就别好,其他就不行)





3

你们想知道思追的物理为什么是零吗?

hhhhh告诉你们事情是这样的

阿凌:“把你试卷给我看看(手语)”

蓝思追:“把你试卷拿来(手语)”

于是蓝思追一手拿来了阿凌的试卷,开始写,在奋笔勤书之后收卷零声响起,蓝思追又飞快的吧试卷还给了阿凌

我:“有老公了不起是吧……”





4

  晓老师因为高度近视所以根本看不见那个同学坐在哪

那天他看到了那个后排把腿放在桌子上的学生

晓星尘:“那位同学请把你的腿放下去。”

薛洋:“老师,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做?”

于是老师只能无奈的笑了笑,下去把他的腿放了下去,在弯腰的时候,薛洋偷偷的亲了一把他。结果晓星尘一个反手再次吻了回去

同学:“.........你没看错其实我是只狗”





5

魏无羡:“同学们!你们考的这么好!我请你们去吃火锅!

同学们:“好!!!”

蓝·想阻止·忘·但不想扫了老婆的兴·机:“好都听你的”

于是到了晚上

吃完火锅的同学们:“老师,我们错了,是我们考的不好好吗?”

魏无羡:“你们怎么了???”



——————————————————————

请喜欢的点个喜欢了谢谢

【全员】高中的那些事(番外)

   我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我每次不写标签.......希望这次我能记得emmmnm

因为放假所以很闲,没啥事干就又来码文了


————————正文分割线——————————


班级群:

一问三不知:同学们你们想知道你们蓝老师和魏老师的故事吗?


同学:想!


一问三不知:传说,你们魏老师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失踪了5年,你们蓝老师就像疯了一样,调动所有的关系也找了他5年,最后他们又在魏老师失踪的地方又相遇了,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蓝老师喜欢他,蓝老师也不愿说,起码他喜欢的人还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啊,最后还是魏老师先表白的.......他们的故事的确是真的,我还是听长一辈的说的,所以有时他们在一起表现的很恩爱,其实是在弥补那些年的空缺


萝北:嗯蓝老师和魏老师的确经历了很多,如果你们觉得不妥,我替他们道歉,谢谢大家了



——————————————————————

下课铃声响了,伴随着铃声,追凌二人组手拉着手走出了教室,等他们长大以后这可能是他们青春最美好的回忆吧……

魏无羡:“蓝湛,你说过去了那么久,我们是不是已经老了啊……

蓝湛:“不会,在我眼里,你永远年轻。”

魏无羡:“真后悔当时没有和你回去,是我对不起你...”

蓝湛:“不会。”

魏无羡:“蓝湛啊,还没听过你说爱我呢,谁来听听!”

蓝湛:“.........不妥。”

魏无羡:“那好吧,算了,也不勉强你。”

说着拉着蓝忘机的手往教师宿舍走,突然一只手揽过了魏无羡,蓝湛在后面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魏婴,此生有你,足矣……


—————————————————————

 

可能是突发奇想(可能还是太闲了),emmm,青春嘛,肯定做过后悔的事,但正因为有这种种的事情,青春才精彩不是嘛


【全员】高中的那些事2

  lofte的太太码文真的很辛苦,第一次码了才发现,很感谢那些看过我文章的人,只要有人点开我就会继续写的。


——————分割线————————



1

    月考结束运动会就要开始了

蓝启仁:“同学们!运动会上大家要遵守纪律,不可疯狂打闹,不可急行,不可带手机,不可打架斗殴,不可大声喧哗..........”

(同学们:“你早上念得完?”)

就在这时,一位长头发的老师冲到了国旗台下,

温若寒:“阿仁,别跟这群兔崽子废话了,快跟我走啦”

蓝启仁:“温若寒!你放开我.....唔....”

温若寒:“小兔崽子们!你们自己好好玩!你们蓝老师,我就带走了啊!”

(同学们:“赶紧走赶紧走!”)




2

   一解放,我转头就碰见了金凌和思追

我:“你们俩就不担心参加运动会了作业写不完吗?”

思追:“我们老师没给我们布置作业。”

(.......你们老师姓魏是吧)

金凌:“我作业蓝思追帮我写完了。”

(有人帮你写作业了不起啊!!)




3

情姐和阿箐在远处看着含羞的追凌二人

情姐:“我们腐部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阿箐:“好巧,我jio的不错。”

于是,运动会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个两人三足

广播:“第一组.............金凌和蓝思追....!”

(思追:“啊啊啊啊跟阿凌分在一起了怎么办我现在有点慌)





4

     以至于金凌是被蓝思追拖着再跑,于是顺利了的摔了一跤蓝思追立刻从幻想中回到了现实

蓝思追:“阿凌!你没事吧!我现在就送你去医务室!”

医务室:

蓝思追:“对不起,阿凌我错了……下次不会了。”

金凌:“哼!这次就勉强原谅你,不许再有下次。”

蓝思追立刻从委屈脸变成了高兴(.......蓝家还祖传变脸是嘛?)

情姐/阿箐:“嗯我们的担心好像是多余的,狗粮真好吃!”





5

江澄:“听说,思追把我们家金凌摔着了啊!”

蓝大:我不是我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江澄:“我要去打断蓝家小子的腿!!!”

魏无羡:“不行!师妹!那是我儿子不能打啊!”





6

于是看他们纠缠了一上午,又是跑步,有事打架的。终于到了中午

魏无羡:“二哥哥,羡羡好累啊!”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蓝老师把魏老师带到了一个太阳伞下,下面还有一个凳子一个桌子,桌子上面摆着各种的吃的

同学:“......老师你怎么不顺便吧床也搬过来。”

蓝忘机好像是听到了个好的建议一样,不一会搬了个折叠床过来

同学们:老师你不怕被群体针对吗(对,确实不怕,人家长得好看嘛)





7

   当追凌二人正手拉着手,聊的开心时,景仪突然差了进来,还兴致勃勃的和金凌一起聊了起来,嗯思追的脸色真难看

我:“你们有没有觉的景仪在发光啊……”

同学甲:“原来你也看出来了……”

我:“你们还饿吗?”

同学们:“一点都不”





8

1500m跑步时

金光瑶:“大哥,好多人唉,看不见怎么办?”于是聂大一把扛起,放在肩上

金光瑶:“谢谢大哥,现在看的见了!”

(同学们和我:一米七看不到前面?秀!秀!就你们最会秀了!)



—————————————————————



打字慢只能在早上插空写一点了w

【全员】高中老师的那些事

   lofter新手啦,第一次发文,小学文笔,请大家多多关照啦

大概就是羡羡,汪叽,聂大,瑶妹,蓝大,澄澄,叔父,温总,情姐,星星,洋洋是老师,我和景仪,思追,阿凌,怀桑,阿箐是学生,如果需要的话后面还会有离轩第一次写的人物不多,打字慢请见谅,如果有错字欢迎指出来

好w开始吧



———————正文分界线———————————



1

   一大清早,教师宿舍就传来了两个人的吼声:

江澄:“魏无羡!有本事你下来啊!”

魏无羡:“师妹!有本事你别拿狗啊!”

江澄:“我呸!谁是你师妹!有本事你别找蓝忘机啊!

魏无羡:“有本事你去找大哥啊!你个死傲娇!

江澄:“行!你不下来!我上去!看我今天不打断你的腿!”

...........

今天学校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呢






2

   这时,我们的蓝老师趁着这个时间走进了江老师的办公室,翻开了他的课件(至于为什么是课件而不是笔记本,我想大家都知道恋爱的人智商普遍为零吧)但,我们的江老师也是个怪人,于是蓝老师就在课件上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因为:我 掐 大猪蹄子

                                                   我 掐 蓝曦臣

                                       所以:蓝曦城=大猪蹄子

蓝曦臣:“.........???”






3

    因为临近月考,大家都在努力复习,只有洋洋班

薛洋:“你们谁回答我个问题,我就给谁放学!”

于是一个同学激动的准备上演经典桥段——扔出去个本子,可没想到还没有挨到窗户,就被我们亲爱的洋洋定在了墙上

同学:“..........”

这时不知道是谁又丢了个东西出去,这回可不一样,薛老师一个箭步冲过去接住了那个东西,唉一颗糖?就看到老师小跑着去找了教室外的另一个老师,笑的跟朵花一样,丝毫没受刚才事的影响

(同学们:老师您真的不考虑去学学变脸?)






4

月考完之后

金凌:“蓝苑,这次考试好难啊<(¬_¬<)我好多题都不会写唉。”

思追:“你真的什么都不会嘛?”

金凌:“emmmm嗯。”

思追:“阿凌你看你什么都不会,就只会喜欢我对吧!”

金凌:“才才才.....才不喜欢你呢!!”






5

聂大班级:

瑶妹:“你们这次考得不好唉!那~你们说怎么办呢?.......啊!就罚你们以后的体育课由聂老师来教吧!

同学们默默的看着聂大190的身高,和板着的脸,欲哭无泪,我们没有中暑!没有吃太多!没有打架!没有自闭!就是成绩.....差了一点。能不要把我们炖掉啊?(ఠ్ఠ ˓̭ ఠ్ఠ)






6

甲同学:“wow怀桑大佬考了年级第一唉!”

乙同学:“大佬怕不是打小抄了吧?”

金凌:“呵,有什么了不起的!”

只有怀桑和思追默默的叹了口气

这是“封口费”啊







7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怀桑:“思追救我!我的书被老师收了!他们现在一定在商量怎么弄死我吧!”

蓝·并不想救·苑:“e……那种书是吧……,我去试试吧,你和我一起。”(小天使果然是小天使)

怀桑:“谢谢班长救命之恩!!”

刚一推门进到教室办公室里,只看到几只小攻们正围在一起看从怀桑得来的书

小功们:“...........”

怀桑/思追:“...........”

(就问一句,老师?你们慌吗?)






8

我们魏老师,今天午休时和仙子进行了一场灵魂上的交流整个中午里都弥漫着魏老师的尖叫声

魏无羡:“小老弟,我们商量下你们能走开吗?”

仙子:“汪汪汪!”

魏无羡:“啊啊啊啊啊......好好好,老哥,你你你走开,一切都好商量啊!”

............

直到蓝老师来了……

魏无羡:“蓝湛!你总算来了!快把它弄走!”

蓝湛刚接住从树上跳下来的魏婴,就说了一句话

“天天。”

(羡羡:???狗的醋你也吃???)





9

今天魏老师有事,所以数学和英语由澄哥一起上,但是令人吃惊的事诞生了!也不知道是课上岔了还是澄哥没睡好,数学课上着上着突然开始用英语讲数学了……

同学甲:“你听懂了吗?”

同学乙:“没,但我听懂了understand……”

同学丙:“我听懂了one plus one equals two.......”

同学丁:“........我听懂了If you guys talk again ,I'll interrupt your legs!




———————————————————————

emmmmm烂尾了就这样吧文笔跟太太们还是不能比,最后几句英文的意思是:

丙是一加一等于二

丁是你们几个再说话,我就打断你们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