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金鱼会唱歌

奈何桥(还是刀子啦)

   日常一个刀子,大家吃得开心啊




——————————————————————

孟婆:“孩子,你在这站这几万年了,到底为了等谁啊?

薛洋:“不知道,也不记得,就像直觉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离开,我要在这等着,等着给他道歉........

孟婆:“不过是些情爱罢了,何必如此执着?”

薛洋:“........我这不是对爱人的等待,他甚至可能不记得我了,可能已经淡忘那一世了.........但我呢.......他就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是我的星辰,是我的梦想啊……”

一如往昔,历历在目。

阿洋:“道长~,又没有菜了呢,你出去买一下吧!”

阿箐:“坏东西!道长眼盲不方便,你还麻烦他!”

阿洋:“他不是天天买嘛。应该很熟了吧!”

阿箐:“那也不能.......”

道长:“好了好了,我出去就是啦……你们两个不许吵架啊”

阿箐/阿洋:“才不会呢!”


道长,你束发的样子真好看……

道长,我笑了,你怎么不笑啊……

道长,回来吧……

道长,我错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求求你回来吧……

道长?道长?道长?



孟婆:“好了,这么多年了,换谁谁还记得?”

薛洋:“反正,我绝不会忘记........”



又过了几年,一个有着满眸星尘的人走过来了

白衣男子:“孟婆,那个人为什么站在那啊?”

孟婆:“等人吧,反正也劝不动,就随它去吧!”

白衣男子:“嗯……那你给他的孟婆汤多加些糖,他看起来很小,应该很爱吃糖吧……就说是一个白衣男子说的,他要是再不入轮回是要魂飞魄散的吧……。”

孟婆:“我都劝不动,何旷你还一个小孩子。”

白衣男子:“相信我,试试吧……”

孟婆:“........”

 



孟婆:“孩子,刚才有个白衣男子,说要你早点过桥。”

薛洋:“......不需要”

孟婆:“还专门给你的汤里多加了些糖、而且那个男还有的眼睛真好看唉……像有星尘一般。”

薛洋猛的一震,给我加了糖?眼睛还像有星尘?

“.........道长?”


走在奈何桥的尾部时,晓星尘回了下头,瞄了一眼薛洋就又转头往前走

晓星尘:“薛洋你果然和几百年前一样,还是那么固执,那么讨厌,那么的爱吃糖.......何苦呢?三生石上刻着的呢,我们注定有缘无分的.......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不值得啊……

 


薛洋:“.......晓星尘?晓星尘?道长?我错了,我错了,你听到了吗!回头看看我啊!晓星尘!晓星尘!求求你,回头看看我吧……




孟婆:“......你还要在这等吗?你的时间不多了……你知道啊吗?”

薛洋:“那又如何?我不在乎”

孟婆:“就多问一句:“值得吗?”

(晓星尘:“......为什么还要坚持呢……不值得啊.….)

薛洋:“......值得”




独守义城,八年之余,暮然回首,物已空,人已散....


——————————————————————

我个人认为,魏婴和薛洋还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虽然都曾背负杀名,但当魏无羡回来时,所有人都还站在他身后,无声地守护他,而薛洋,只能一人独活,所谓杀性不是天生的而是无回应的绝望中产生的,所以我个人还是满心疼他的

评论

热度(18)